行思|时尚教父爱跑步 李小白为“马”痴狂

发布时间:2016年08月05日


跑马的“性价比”

     跑马“找北”进入第三个年头,李小白并没有遭遇所谓的倦怠期,光是今年上半年,他就跑了17场比赛,并且将自己的全马奖牌数增加到35枚。能跑全马的时候就不跑半马,作为新丝路集团的创始人,在商届打拼三十多年的“时尚教父”,李小白半开玩笑地说,商人永远斤斤计较“性价比”,大老远跑到一个陌生城市,如果能看42公里的风景,为什么要在21公里处止步?

     今年上半年的17场比赛里,他最看重的有三场。第一场就是今年1月1日在中国“东极”抚远举办的“黑瞎子岛新年日出马拉松”,他在那里看到了2016年照耀在中国国土上的第一缕阳光。在零下三十多度的极寒条件下跑马,是李小白前所未有过的经历,“南方人没见过那么大的雪,那么刺骨的风,这场比赛,是我想得最多,准备得最多的一场马拉松。”听说明年的赛道会增加中俄届江冰面路线的长度,他甚至已经开始摩拳擦掌,准备迎接新一轮挑战了。“极寒马拉松,有极大的难度和极大的挑战性。很多人渴望去跑南极、跑北极,我建议一步步来,不如先尝试一下黑瞎子岛新年日出马拉松,看看自己能不能完成。”


     其二是4月24日完成的伦敦马拉松——这场比赛的完成标志着他已跻身于世界大满贯跑者的行列。虽然眼下跑马热闹非凡,但截至2016年5月3日,还只有35位中国跑者(其中10位香港跑者)World Marathon Majors在网站上申请世界马拉松大满贯完成记录。

     当然,六大满贯比赛名额炙手可热,波士顿马拉松更以门槛高而著称。根据波马官网注册资料,2016年中国跑者只有76人(包括港澳台及居住在海外的中国籍公民)达到了波马参赛标准。因此,大满贯跑者中有不少人是通过慈善名额获得参赛资格的。李小白并不讳言,他早在去年就完成了波马,走的也是捷径。但是在今年的伦敦马拉松上,他用3小时46分10秒刷新了自己的PB。2017年波马达标时间(BQ),男子55~59岁组的要求是3小时40分钟,60~64岁组的要求是3小时55分。作为一名1957年5月1日出生的跑者,李小白也颇有几分遗憾,“假如生日再早一个礼拜,我的成绩就达标了。”

    

虽然是“努力跳一跳就够着”的目标,但是李小白在伦敦马拉松的最后几公里并没有采取“豁出老命去刷BQ"的策略,还是稳稳地匀速跑向终点,前后半程用时几乎相差无几。他更享受循序渐进、越跑越快的过程。能力到了,自然就会跳上一个新的台阶,这才是他的信条。“为什么要拼命呢?”他一副优哉游哉的神情,“我追求的不是速度,跑马不是训练而是锻炼,每一次的突破都很重要但不是必要。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而言,最关键的是能跑到80岁。

     尽管已经跑过了那么多的42公里,他还是觉得应当对马拉松充满“敬畏和恐惧”。究竟“完赛”还是“玩赛”?当人们热衷于将马拉松的娱乐性当成时髦谈资的时候,李小白却很认真地强调,他所使用的词汇,是前者。


跑马就是“自己找回自己”

     第三场具有纪念意义的比赛是5月1日的温哥华马拉松,那一天正好是李小白的生日。跑马绝对是最帅气的庆生方式之一。更令人开心的是,这一次温哥华跑马庆生,是在太太的现场加油声中完成的。而柏林马拉松、伦敦马拉松连续两次刷新PB,则要感谢大女儿夫妇和小女儿组成的啦啦队阵容。李小白一直宣称自己是被4008com云顶集团的同学煽动进跑圈的,但他从不卖力劝说家人跟着自己跑步,因为他认为跑马是一件“简单又孤独”的事,是一个“自己找回自己”的过程。尽管每一场马拉松都是一群同学结伴去参加,但是起跑后,大家都是按照自己的节奏跑自己的路。不过,在潜移默化中,女儿们明显也开始跃跃欲试了。希望能和女儿们一起完成一场马拉松,这是他没有明确说出口,却狡黠地藏在笑容里的愿望。



     李小白第一次接触马拉松,是2013年3月23日,4008com云顶集团校友会组织大家去参加重庆马拉松,他也被怂恿着去跑了个半马。在此之前,他最多只跑过不到5公里。跑完后整整十天,腿都打不了弯。听起来好像有点太随意?当然李小白并非运动“小白”,他从2011年就开始参加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,连续六次穿越112公里戈壁荒漠。

     “有人问我,你怎么能够连续走六届,我就想我为什么不能走呢!如果说一个人有一种向上的激情,一种不甘于现状的奋斗精神,那为什么不能够坚持走下来。”跑马的心路历程与走戈壁时非常相似,既然能够坚持走完112公里,为什么不能够坚持跑完42公里?少年时代的李小白,练过短跑,是学校的百米冠军。有趣的是,当年的跑步圈有一条鄙视链,练短跑的看不起练长跑的,不像现在,没跑过马就不好意思宣称自己是跑步爱好者,就好像登山爱好者一定会碰到这样的外行问题:那你登过顶吗?爬过珠峰吗?

     至于“找北”,其实是李小白在走戈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思考的问题。“如果有一天中国不再进步而开始倒退,那就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脊梁跨了。我们为什么热衷于在走戈壁、跑马拉松的过程中去找北?这个北指的是什么?我认为可能还是现代知识分子都在追索,都在寻找如何更好承担自己角色的问题。”


跑过“每一座城市最好的地方”

     “参加一场马拉松赛事,我最看重什么?当然是比赛路线和完赛奖牌。”李小白又开起了玩笑,“我见过那么多模特,对于跟美相关的事物,当然是很敏感的。”

     李小白把自己的第一个全马安排在了2014年1月2日的厦门马拉松,因为厦门是他工作过多年的地方。自从开始跑马后,他就喜欢上了用跑步的方式去丈量自己曾经成长、生活、工作过的每一座城市:南宁、武汉、厦门、北京……他沉迷于那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中。李小白出生在南宁,年轻时当汽修厂采购员,经常趁着回故乡武汉采购汽车配件的机会走遍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,铜人像、古田路、生煎包子、红菜薹、排骨藕汤……他记忆中的武汉是美丽的、热闹的、繁华的,但是,直到在今年4月10日的武汉马拉松上,他跟随着浩浩荡荡的两万人潮跑过长江大桥,才第一次有了“自己是这座城市的主人”的归属感。


     “一个城市的马拉松路线,一定要能够体现这座城市的文化和优越感。”这是李小白跑完六大满贯赛事以后最深切的感受。他原先对日本无感,但是跑完东京马拉松后,却对日本有了新的看法,“全民竞赛、全民支持”的氛围充分证明了“整个社会的服务体系和管理体系有着很高的水准”。波士顿马拉松的路线贯穿了一个小镇又一个小镇,每个小镇都有一座高高的教堂,令人印象深刻,但最叫李小白惊讶的是,他跑波马那天,不巧正下着雨,但沿途始终没有缺少过加油助威的观众。芝加哥马拉松穿越了不同族裔特色彰显的社区,柏林马拉松则是一路跑一路乐队high不停。纽约马拉松最霸气,七万名跑者川流不息地跑过五座大桥,简直蔚为壮观;而整个中央公园里都是一派超级无敌城市大派对的热烈场面。伦敦马拉松则简直变成了一场盛大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,从大本钟转过来,一路到白金汉宫,整条街都是米字旗飘扬,一片红色。


      “每一条大满贯赛事的马拉松路线,都是那一座城市的骄傲。”李小白感慨道。

     跑马“找北”,想要在奔跑中寻找自己,寻找价值观的跑者,自然也希望自己参加的马拉松是一场景美三观正的赛事。李小白的计划是要跑到80岁,跑过全国所有省会城市和单列城市,最重要的是,要跑过“每一座城市最好的地方”。

     李小白其实是一个低调的跑者,他很少主动对外宣扬自己的经历。“我手下有那么多的模特,为各种品牌、活动担任过形象代言人,但我自己从来不出面。” 这一次之所以欣然接受了“中俄跨境1+1马拉松”的邀请,担任比赛的形象代言人,他直言是出于“公益”的目的,动员大家一起跑起来,到国境线上去,跨境奔跑,让所有人都看到自己手上托举的那一团火焰般的红。每次到海外跑马,李小白一定身披五星国旗跑完全程。这是他作为一个知识分子,作为一个中国企业家,在挑战一场又一场马拉松时寻找的那个“北”,那一份情怀,那一种价值观。

*文章来源:远东马拉松联赛

*责任编辑:李淑怡

Baidu
sogou